西班牙关停最后的煤矿、取消太阳能税 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

2021-09-24 18:12 来源: 打印 扫码手机看

  二十年前还是以煤炭为支柱能源的西班牙,现在只剩下最后一座煤矿,并将于今年12月关停。西班牙的目标是,到2030年,74%的电力由可再生能源提供。

  近年来,在政府的政策引导下,西班牙可再生能源电力的占比不断提升。2019年,西班牙政府通过了《国家综合能源与气候计划(2020—2030)》,该计划明确提出,到2030年,国内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要达到74%。然而,西班牙曾经是一个以化石能源为支柱能源的国家,能源转型也经历了一番波折。

  最后一个煤矿将于今年12月关停

  煤矿工程师何塞·曼努埃尔·佩雷斯·罗德里格斯(Jose Manuel Perez Rodriguez)回忆起上大学时,老师教授他们可再生能源方面的知识时,笑了。

  “我的老师说,好吧,我会教你们这个,但估计没什么用。”罗德里格斯说,“因为可再生能源利润微薄,成本高昂。我们只要学好煤炭方面的知识就行了。”

  20年后,罗德里格斯在西班牙阿斯图里亚斯省的最后一家燃煤电厂工作。他的工作内容是制定计划,将其改造成一家绿色氢能工厂。

  作为西班牙电力公司EDP氢能项目的负责人,罗德里格斯对于煤炭从西班牙能源结构中消失的速度感动震惊。

  “每一年都在发生巨大变化。”他说,“我们预计明年西班牙的能源结构会更‘绿’,但能源行业变化速度比我们预期得更快。”

  3年前,西班牙政府与工会和能源公司签署协议,关停燃煤电厂,提前淘汰煤炭,同时对可再生能源行业进行投资。

  西班牙的能源转型被命名为“公正过渡”(Transicion Justa),已经成为从化石能源快速向可再生能源过渡的一个模型。现在,西班牙只有一个煤矿仍在运营中,并将于今年12月关停。

  与游说团体推动扩大煤炭生产的澳大利亚不同,西班牙已经接受了实现能源转型势不可挡这个现实。西班牙能源巨头伊比德罗拉公司(Iberdrola)首席执行官安吉利斯·桑塔玛利亚(Angeles Santamaria)表示,她的公司不会再对任何一个煤炭项目进行投资。

  “我们不会关注任何煤炭相关的项目,煤炭对我们来说已经是过去时了。”桑塔玛利亚说,“未来的能源完全是围绕可再生能源的,有许多相关技术可以开发。”

  当有人指出,现在澳大利亚靠煤炭产业每年仍然可以赚取数十亿美元时,桑塔玛利亚笑着说:“在西班牙语中,我们有一种说法:‘那些日子已经屈指可数了。’这是一个不能长久的行业。”

  进行能源转型

  长期以来,西班牙一直存在转向可再生能源的经济方面的迫切原因。西班牙未能从煤炭出口中获得丰厚的利润,相反,政府花费了数十亿美元来补贴煤矿。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西班牙政府一直在与工会作斗争,争取关闭煤矿。2015年,西班牙签署了《巴黎协定》,加上欧盟决定逐步取消对煤炭开采的补贴,使西班牙煤炭行业的衰退不可避免。

  澳大利亚坚持认为,即使该国的主要贸易伙伴都制定净零排放目标,煤炭仍将保持盈利数十年。但在西班牙,这被视为“神奇”的想法。

  罗德里格斯认为,如果澳大利亚不对能源结构进行调整,很快就会面临碳关税的问题。

  罗德里格斯说:“我认为或早或晚,世界上的各个国家和地区都会效仿我们现在在欧洲采取的做法。”

  这种转变可能会得到企业的支持,但对于那些靠煤炭产业支撑的社区来说,这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位于西班牙西北海岸的阿斯图里亚斯以凯尔特风笛、传统民间舞蹈和苹果酒而闻名,这里的人同样为通过2个世纪的煤炭开采而为西班牙的工业化提供动力而感到自豪。

  今年30出头的卢克斯·迪亚兹·罗萨达(Lluques Diaz Rozada)一边喝着苹果酒一边很自豪地说,他全家都在矿山工作过。

  “我家里的每个男丁——包括我的父亲、我的兄弟、我的叔叔、我的祖父、我的曾祖父,都在煤矿工作过。现在我成了一名电工,因为这里没有煤矿了。”

  罗萨达的一些朋友仍在国有煤炭公司Huunosa工作,然而,他们从事的是矿山复垦工作,而不是煤炭开采。

  根据西班牙能源转型“公正过渡”的协议,年长的矿工可以提前退休并获得相对丰厚的养老金,平均每个月可以领到3700美元,但罗萨达担心他们这一代人的情况可能没有那么乐观。

  “每天我唯一看到的就是朋友的离开。他们有专业的技能、经验丰富,而且乐于学习,但最终他们不得不离开这里,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的未来会发生什么?我不知道。”罗萨达忧心忡忡地说。

  在数百公里之外的马德里,西班牙能源大臣萨拉·奥格森(Sara Aagesen)敦促大家保持耐心。她负责确保西班牙能源供应充足和实现公正的转型。

  萨拉·奥格森出生于1976年,与曾经经历过煤炭“黄金时代”的官员不同,她毫不掩饰地希望西班牙煤炭行业早日终结。

  “如果你问我西班牙煤炭行业的寿命还有多长,我会说有可能是10年或者15年,绝不会比这更长。”她说。

  “我认为地球已经给了我们很多信号。我们需要阻止灾难性气候变化的发生,越早越好。”萨拉·奥格森补充说。

  萨拉·奥格森意识到,西班牙成功实现能源转型的话,对于应对气候变化将起到非常正面的榜样作用,因为其他国家正在考虑制定类似的协议。萨拉·奥格森坚称,投资正在推动阿斯图里亚斯的经济转型。

  “可能有人觉得得到答案的速度还不够快,但我认为一切都会好起来。”她说,“我们不会让一个人掉队。我们的目标之一就是不会对西班牙的就业情况产生影响。我认为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

  关停煤矿遭到西班牙历届政府都感受到了煤炭社区对关闭煤矿的愤怒。

  在Pozo Soton煤矿关停的时候,退休矿工合唱团齐聚一堂,高唱工会会歌《圣巴巴拉》表示抗议。数十年来,该行业都是采取这种方式来抗议政府关闭煤矿的。

  2012年,在政府削减补贴后,阿斯图里亚斯的矿工与警察发生了激烈的争斗,甚至向警察发射火箭。1万名矿工和支持者在马德里游行,试图迫使政府做出让步。

  在政府保证让年长矿工提前退休,并大量投资为失业矿工创造新的工作岗位后,工会才同意支持能源转型。

  当退休矿工合唱团在练习结束后享用苹果酒时,他们对年轻人的未来感到担忧。独奏家哈维尔·托拉尔(Javier Toral)说,几十年来,政客们一直承诺在阿斯图里亚斯创造新的产业。

  “事实上他们没有创造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他们没有做任何有用的事情。”他说。

  他的同伴马里奥·科托(Mario Coto)说,为新企业提供的资金被不法商人窃取了。

  “他们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利用他们收到的赠款来成立公司,然后,他们关闭了公司,带着赠款离开。他们拿走了钱,这里的人没有看到公司也没有得到钱,一无所有。”科托说。

  但也不是每个人都在抱怨。哈维尔·托拉尔的儿子安吉尔(Angel)是西班牙最后的煤矿工人之一,他说他期待今年退休,今年他才44岁。

  “不用再工作了,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消息了。”安吉尔说。

  可再生能源蓬勃发展

  虽然政府在拨款创建新产业方面未见成效,但西班牙的可再生能源行业正在蓬勃发展。今年5月,可再生能源提供了西班牙50%以上的电力,西班牙政府更是设定了到2030年实现74%的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的目标。

  在就“公正过渡”协议进行谈判的同时,西班牙政府取消了所谓的“太阳能税”——拥有太阳能电池板的家庭需要额外付钱才能与电网保持连接。此举大大推动了太阳能产业的发展。

  阿斯图里亚斯并没有像西班牙阳光明媚的地区那样受益。该地区的夏季凉爽,而且经常出现大雾。

  但投资者看到了在当地发展绿色氢的巨大潜力。

  罗德里格斯说:“我们有电力、有水,毗邻大海和港口,生产出氢气可以进行直接出口,而且在离我们这里不远的地方拥有可再生能源。所以我们认为发展氢能是一条不错的路子。”

  发展风能产业是西班牙实现从化石能源向可再生能源转型的关键,该国目前的风电装机容量在欧洲国家中排第二位。西班牙计划在未来10年将该国的风电装机容量再翻一番。

  伊比德罗拉公司刚刚在阿斯图里亚斯建造了一系列巨大的风电场,并表示在2030年之前,将在可再生能源行业投资2500亿美元。桑塔玛利亚认为,对清洁能源投资比化石能源更具有成本效益。

  “可再生能源行业的重大变化在于成本的下降和技术的发展。”桑塔玛利亚说,“15年前太阳能发电比燃气发电的成本高,今天在我们经营的许多地方,太阳能发电已经成了最便宜、最具竞争力的发电方式。”

  在欧洲,可再生能源电力如此便宜的主要原因之一是高昂的碳价。2005年,欧洲启动了全球第一个国际碳排放交易计划。

  今年5月,主要得益于雄心勃勃的气候目标,欧洲的碳价几乎翻了一番,电价也出现飙升。

  “用煤发电的主要成本来自排放二氧化碳。”罗德里格斯说,“所以市场因素和环境因素是相互关联的。”

  面对能源转型的挑战,西班牙认为自己站在正确的历史方向上。该国希望11月在格拉斯举行的第二十六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能让那些拥抱“绿色未来”的国家的生活变得更轻松一些。

免责声明:电力设备市场网信息来源于互联网、或由作者提供,其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仅供参考。如有侵犯您的版权或其他有损您利益的行为,我们会立即进行改正并删除相关内容。